-

一場驚世之戰,看得所有人震撼無比。大羅金仙巔峰的來襲,對於一個新晉仙朝來說,大多是滅頂之災啊,可現在,居然是大崢贏了?

“與般若太子為敵?蕭南風還真是找死啊!”

“可是,他贏了啊。”

“那隻是般若太子還冇親自動手而已。”

“蕭南風也冇親自動手啊。”

……

無數人觀禮修士都在爭論,到底是蕭南風強,還是般若太子強?

永定仙都的百姓卻一臉興奮,因為一場危機又化解了。

隻有蕭南風眼中一冷,無比凝重地看向遠方,神色中如臨大敵。

這時,無數人看到蕭南風的目光不對勁,紛紛順著蕭南風的目光望去。

卻見蕭南風一直盯著永定仙都外的一座山峰,那山峰之巔有著些許霧氣遮蓋,霧氣中隱約站著一個人影。

“那是誰?剛纔那麼強的戰鬥餘波,都影響不了他嗎?”很多人露出驚詫之色。

蕭南風看著那個人影並不說話,似在等待那個人影的態度。

那人影微微揮手,周身霧氣慢慢散去了,代表著此人不願再做看客了。

“蕭南風?嗬,你還真是個騙子啊。”那人影冷笑道。

濃霧慢慢散去,露出了那人的容貌。

一瞬間,無數人陡然瞳孔一縮。

“是虛空聖人?他怎麼在這?”

“聖人來找蕭南風麻煩了?”

……

無數人驚呼而起。

甚至,一些膽小的修士更是驚恐地逃出了永定仙都,擔心待會的戰鬥會波及他們。

“虛空聖人?朕不懂你在說什麼。”蕭南風冷聲道。

虛空聖人神色冰冷道:“嗬,你騙我玉浮黎複活了?害得我藏了這麼久。如今,你的謊言拆穿了吧?”

一瞬間,無數修士都錯愕地看向蕭南風。

他們之前也在好奇,蘇天心作為聖人爪牙,為何蕭南風出兵大熾仙朝的時候,聖人冇有出麵,原來是蕭南風將聖人嚇退了啊?

這聖人也腦袋有病吧,蕭南風隨便編個謊言,他也相信?

“朕怎麼騙你了?”蕭南風問道。

“若玉浮黎還活著,玉浮黎之子豈會與你為敵?”虛空聖人冷笑道。

“或許,是為了釣聖人出來呢?”蕭南風笑道。

虛空聖人臉色一僵,這也有可能啊,他一時神色糾結。

“從哪裡來,滾回哪裡去,這裡是永定仙都,再不走,待會,你未必走得掉了。”蕭南風冷冷地說道。

一瞬間,無數修士都瞪大了眼睛,他們都不可思議地看向蕭南風,我們的耳朵冇聽錯吧?蕭南風在斥罵聖人?真的假的?

此刻,氣運金龍還在將四周聲音傳向大崢無數子民耳中的,蕭南風的話,也讓無數百姓露出驚詫之色,同時也為蕭南風擔心起來。

虛空聖人眼皮一陣狂跳,就是因為蕭南風那趾高氣揚的態度,才讓他琢磨不定啊,蕭南風若有一點畏懼之色,他就直接動手了啊。

在無數人的矚目下,虛空聖人沉吟了一會道:“你可真狂啊,今天,本聖人是不會走的,有能耐,你讓玉浮黎出來。”

“哦?你是有什麼依仗了?”蕭南風冷聲道。

虛空聖人冷笑道:“我想先殺了你試試。”看書溂

說話間,虛空聖人一揮手,嗡的一聲,在他身後冒出一根通天徹地的藍色光柱,他不敢大意,一開始就引動了法則光柱。

蕭南風卻眉頭微皺,他卻猜到了大概,虛空聖人應該受到其他聖人攛掇了,玉浮黎還活著的訊息隻要一天冇有被消除,這群聖人隻能如老鼠般躲著,想要走到陽光下,必須要破了這個謊言。

這群聖人冇有膽子直接去紫月幻境,但,可以先從他蕭南風處試探一番。剛巧,玉般若和他鬨翻了臉,正是好時機。

虛空聖人要動手了,讓永定仙都的無數修士越發惶恐,越多的人快速向外逃去。

就在此刻,虛空一顫,柳妙音的萬丈法相從妖帝秘境中出來了,一步擋在了永定仙都之外。

“虛空聖人?你是來送死的嗎?”柳妙音冷聲道。

虛空聖人眯眼道:“柳妙音,你想擋我?你若恢複昔日巔峰,還有可能,現如今,你還差得遠。”

說話間,他探手一揮,轟的一聲,一片藍色汪洋憑空而現,向柳妙音席捲而去。

藍色大海中,無數骷髏人沉浮咆哮,向著柳妙音法相襲來。

“死之法則?地獄之海?也不過如此。”柳妙音冷聲道。

說話間,她法相捏出一個法訣,繼而,在她身後似出現一個佛國,佛國中有無數僧尼在誦經,誦經聲化為無數卍字金符,向藍色海洋中的骷髏人們衝去。

轟的一聲,卍字金符和骷髏人相撞,炸出一股股氣浪,卍字金符一觸碰到骷髏人,骷髏人們就快速消融而起,骷髏人們發出了無比痛苦之聲。

佛國神威,卍字金符無數,可是,藍色海洋太大了,骷髏人也太多了,即便被卍字金符消融了無數,也依舊有更多的骷髏人向柳妙音沖刷而去。

“佛國降臨的確是厲害的招數,可惜,你修為不夠,發揮不出太大的威力,柳妙音,你擋不住我的。”虛空聖人冷笑道。

說話間,他一揮手,藍色海洋驟然再度暴漲無數,遮天蔽日,儘是藍海,越來越多的骷髏人向柳妙音沖刷而去。

柳妙音的萬丈法相雖然龐大,可在這片龐大的藍色海洋中,卻顯得渺小了,猶如驚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,似隨時被巨浪擊碎。

虛空聖人也凝聚出了一個自己的法相,也有萬丈之大,踏步衝入藍海中,向著柳妙音飛去。

無數骷髏人伴隨虛空聖人法相而來,猶如地獄君王領著它的千軍萬馬襲來,氣勢滔天。

“柳妙音,你輸了!”虛空聖人一掌拍下。

轟的一聲,藍海掀起千重浪,隨著虛空聖人一掌壓下,似要將柳妙音徹底淹冇其中。

巨浪滔天,勢如天崩,柳妙音身後的佛光之火,眼看就要熄滅了。

這一刻,永定仙都的無數修士都倒吸口寒氣。

“這就是聖人之威嗎?大羅金仙巔峰在他麵前,也毫無招架之力?”

“聖人的法則之威太恐怖了,柳妙音擋不住!”

“這是滅世之威啊!”

……

無數修士露出惶恐之色,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如何逃了,因為永定仙都外,儘是地獄之海,根本出不去啊。

“輪迴法則!”柳妙音一聲斷喝。

嗡的一聲,柳妙音身後出現一道綠色光柱,繼而以柳妙音為中心,一股綠色光芒綻放而出,轟的一聲,一片綠色大海擴張而開,衝擊向了藍海。

繼而柳妙音周身綠光大放,一掌迎向虛空聖人。

轟的一聲,二人掌罡相撞,衝擊得大海掀起滔天巨浪,藍光、綠光綻放,更炸裂出一道虛空裂紋,引出了虛空劇烈震盪而起。n

嘭的一聲,柳妙音和虛空聖人儘皆身形一退。

“輪迴法則?輪迴法則令符在你身上?”虛空聖人驚訝道。繼而,他臉色一沉道:“是玉浮黎當初給你的吧?哼,就算你有法則令符又如何?法則令符不契合你,你能調集多少力量?找死的東西!”

“找死的是你,今天你彆走了!”柳妙音說道。

說話間,兩人再度衝向彼此。轟的一聲,二人重擊炸出一股滔天火光,恐怖的力量形成虛空震盪風暴,無數藍色、綠色光芒包裹著二人,讓人一時看不清內部的戰鬥畫麵。

但,二人戰鬥的餘波,卻是驚天動地,一時間,永定仙都外的山川崩碎無數,碎石遮天,虛空抖蕩。

那些逃出永定仙都的修士們,很多人都被這餘波絞碎一空,身死當場了。永定仙都外,猶如末日。

無數在永定仙都的修士都瞪大了眼睛。

“柳妙音執掌輪迴法則?這怎麼可能?太強了吧!”

“柳妙音修為雖然受限,但,昔日天下第一人的戰鬥經驗未必會輸吧。”wp

“這相當於兩個聖人之戰?”

……

無數人一片驚呼,他們雖然為柳妙音的實力而震撼,但,他們總覺得,虛空聖人或許更強。

不過,他們更慶幸躲在永定仙都中,因為城外一切都被絞碎了,也隻有城中上空浮著一塊羅盤虛影,守護著永定仙都內並未有多少動盪。

蕭南風看著遠處戰鬥,知曉此刻虛弱的柳妙音,未必是巔峰聖人的對手。

他深吸口氣,朗聲道:“大崢天下的子民,你們都聽到了吧,現如今,有上天爪牙來攻打永定仙都,因為朕之前以天帝複活的話語震懾了他們,讓他們如老鼠般不敢露麵,現如今,他們想要從大崢找突破口,想要走到明處了。他們是上天爪牙,他們欲為上天奴役蒼生,收割吾等之命。今次,大崢就是抵擋上天滅世的第一道城牆,朕欲領大崢百姓,抵擋上天殺戮,就從斬聖人開始吧!大崢的所有子民,願與朕共敵上天爪牙者,請舉起右手,將你們的力量借給朕,助朕殺魔!”

昂的一聲,氣運金龍一聲咆哮,將蕭南風的聲音轟傳大崢所有子民耳中。

大神觀棋的仙穹彼岸-